自己摆烂不争气 别人帮忙送欧联

水晶宫 1 : 0 曼联


2022-07-12 21:00 (周二晚) 季前热身赛

曼联 VS 利物浦

您是游客(或未登录会员)

免费注册(或登录社区

您的IP:18.232.59.38


(TA长文译)曼联:在拉尔夫·朗尼克担任临时主帅的过程中

由zhenhuan 审核发表于 2022-05-23 12:16:55 (156 人次阅读)

zhenhuan投稿:
The Athletic UK曼联方面记者Laurie Whitwell撰写了一篇三万字的特别报道,标题是—曼联:在拉尔夫·朗尼克担任临时主帅的过程中。

The Athletic UK曼联方面记者Laurie Whitwell撰写了一篇三万字的特别报道,标题是—Manchester United: Inside Ralf Rangnick’s spell as interim manager

(以下为重点概览)

在朗尼克执教的第一场比赛,曼联对阵水晶宫的比赛中,人们对他充满了希望,球员们都在努力实现他的侵略性高位逼抢体系。还有一位教练的好奇心,他会从几千英里之外的地方给出反馈。

朗尼克在莫斯科火车头的助手拉尔斯-科尔内特卡在俄罗斯观看曼联的直播,他对曼联的表现进行了现场分析,半场结束时通过助教基兰-麦肯纳将他的想法传达给了朗尼克。

朗尼克让在俄罗斯的助手分析数据,让曼联内部不满,曼联内部对朗尼克的这种行为很不满。

科尔内特卡和朗尼克在沙尔克、霍芬海姆以及莱比锡密切合作了十几年,他们将继续在奥地利国家队一起合作。2006年,科尔内特卡在欧洲率先进行视频分析,引起了朗尼克的注意,并在拜仁慕尼黑给瓜迪奥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朗尼克咨询公司的合伙人,也曾被和加入曼联联系在一起,但由于要承担火车头管理层的责任,他更愿意留在俄罗斯。

尽管如此,朗尼克仍然很信任他,所以从加盟曼联的第一天开始他仍然想得到一些意见和看法。

但科尔内特卡的这种远程操作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赛结束后,34岁的布兰德不得不等科尔尼特卡仔细浏览录像,然后剪下选定的片段,在球员之间进行传递。

训练是根据反馈的情况而定的,开始的时间偶尔会改到下午,而不是早上。有一次,科尔内特卡帮助为大约20名球员安排了一场训练,但当天还有几名球员在场,所以训练不得不重新安排。

而科尔内特卡在比赛中保持着影响力,最终获得了所有可用的实时数据,朗尼克非常重视他的意见。不过,有些人认为朗尼克有时仍会推迟做出决定。他希望听取科尔内特卡的意见,并利用计算机分析来帮助决定可能的战术调整或替换,而不是仅仅依靠与阿马斯的对话。

比如说在那场与西汉姆联的比赛中,比分为0-0,朗尼克准备用林加德替换C罗,因为时间到了80分钟。数据显示罗纳尔多很累。一线队教练麦克-费兰站在老特拉福德的换人区域,他发现了另一个解决办法。他向技术总监达伦-弗莱彻建议马夏尔是一个更好的替补,因为莫耶斯使用了弗雷德里克斯。费兰知道弗雷德里克斯是一个喜欢前插的进攻型边后卫,所以他认为曼联的左路会出现身后球的机会,这更适合马夏尔。

弗莱彻传递了信息,朗尼克采纳了。费兰给马夏尔提供了必要的鼓励,因为当时正在就塞维利亚的转会进行谈判,并公开与曼联的临时主帅发生了争执。

考虑到需要进球,C罗最终坚持到了最后,而曼联换上格林伍德后西汉姆需要面对双前锋的冲击,最后曼联在补时阶段攻入一球。朗尼克最初不愿意亲近59岁的费兰,之后开始依赖他。

这场胜利让曼联重返第四,老特拉福德当时欢呼雀跃。在随后的更衣室里,朗尼克的另一位助手夏普也沉浸在喜悦之中,他告诉人们,朗尼克将终生铭记那个夜晚。

在那场西汉姆的胜利的赛后,C罗可能觉得这样的庆祝应该留给更重要的事件,他和其他即将参加国际比赛的球员一起迅速、安静地离开了。

上周三,C罗也没有出席在曼市市中心中餐馆Wing 's举行的全队聚餐,这家餐馆是俱乐部为员工和球员安排的,目的是向长期效力的曼联员工告别。当然,不仅仅是C罗,其他8-9名一线队球员也没去,不过这一活动不是强制性的。

但朗尼克推断,在一个重要的活动上缺乏一致意见暗示了球队内部并不是同心协力的,他后来在最后一次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了这一点。

对朗尼克的这半年时光而言,这也是他最想克服的障碍。

在进行曼联面试的时候,朗尼克强调,曼联会对具体的战术指导和对于一套清晰的战术体系重提信心。他没有预料到他在更衣室遇到的问题,也没有预料到这个所谓的临时主教练的身份让他贯彻战术思想的时候更加畏首畏尾。

恰恰相反,朗尼克的本能是他去适应球员,而不是占据主动:回想起来,他觉得有些事很遗憾。

在曼联陷入困难境地的时候,朗尼克问球员们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得到的答案可谓是五花八门。

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一名资深球员表示,球队将从更高强度、更认真的训练中获益。但另一位则表示,他们的足球应该只是为了享受和自由。基于过去的荣誉经历,这两位“大人物”的观点相互矛盾。

据消息人士透露,朗尼克因此有点不知所措。在霍芬海姆和莱比锡,他带领的球队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努力的。在公开场合,他指出曼城和利物浦是如何建立服从于一个概念的球队的。在曼联,这方面似乎很混乱。

换句话说,曼联本赛季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从高管到球员都有责任,这也是为什么滕哈格提早开始工作的原因,他希望尽快能拨乱反正。

朗尼克尽力想要理解曼联这些球员,所以他找来了心理学家萨沙-伦瑟,希望能营造出一些积极的氛围。

12月6日星期一,也就是曼联1-0击败水晶宫的第二天,朗尼克在卡灵顿把伦瑟介绍给他的球队,然后通过介绍这位曾经在德乙踢过球的球员来拉近距离。这个细节是否给听众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还有待讨论,但或许更重要的是朗尼克邀请朗瑟时,朗瑟当时拒绝了任何介绍或阐述的方式。他说在提供指导之前,他应该做一个旁观者。

最后,伦瑟从未真正展示过自己的能力,他向现有的员工请教如何与某些明星球员交谈,但他的开诚布公的确没有得到曼联球员的信任。球员对于向新员工敞开心扉持保留态度,而朗尼克是临时短工的这种状态更加加剧了这种看法,曼联球员觉得他们这么做没好处。

和朗尼克找来的心理学家一样,朗尼克自己也有这种感觉。早些时候,他表示自己对他面对的问题的严重程度感到惊讶。

朗尼克希望带来一些幕后的支援体系人员,但受到百般阻挠。他最初要求带六名员工,但曼联只给他3个名额。朗尼克的团队对于英超其实是不适应的,在卡罗路1-0获胜的比赛中,阿马斯对比赛的这种快速节奏表示惊讶。

朗尼克想要的是一名有英超经验的前球员,他可以与年轻一代建立联系,成为他的助教,但英国脱欧规定意味着不可能获得工作许可证。

接下来,朗尼克将目标对准了一名欧洲教练,但劳工证再次成为障碍。曼联尝试说服当局相信他的资历,为足总编制了一份35页的档案,但没有成功。

然后,朗尼克找到了一个简历上写着一长串奖杯的人,但这份工作的短期性质使这位冠军收割者不可能成为那样的教练。朗尼克绝望了,他只能去红牛系找老兄弟们救急。

朗尼克到队后的训练课主要围绕着反抢球权,有机会就立刻联系前锋展开。给曼联球员传递出的指示更多的就是要保持逼抢队形,紧凑有序,但曼联球员希望得到比“垂直冲击”更多的指令。

对阵纽卡的比赛曼联丢球次数达到167次,这是朗尼克的第三场英超比赛,而一些替补队员笑了笑,暗示球权的快速转换让人想起了篮球。

C罗和格林伍德在中场休息时爆发了,他们坚持他们需要的是高质量的传球,而不是没有目的的快速传递。

朗尼克寻求并接受了弗格森爵士的建议,阿马斯在对阵伯尔尼年轻人的赛后会见了弗格森,并解释了他作为芝加哥火焰球员的历史,以及在纽约红牛和多伦多的执教经历。弗格森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微笑着说:“孩子,这点东西在曼联不够啊。”

朗尼克不得不在他的战术方法上妥协。在他的一线队会议中,他向球员们展示了英超联赛中关于冲刺和防守的统计数据,曼联在这一名单中排名很靠后

他告诉他们,他们的数字是平均水平,但他们不是平均水平的球员。曼联球员反应很积极,但在对阵水晶宫的比赛中看到的充满活力的节奏只是他行动中的原则的一个转瞬即逝的例证。

朗尼克质疑曼联的一些球员到底心里想不想好好踢球,他认为这种态度正是破坏团队凝聚力的毒瘤,所以他开始背叛自己的设想,来寻求一些支持。

在0-1输给狼队后,球员们不确定是否还应该继续高位压迫。朗尼克决定简化足总杯对阵阿斯顿维拉的比赛指令,然后在与阿马斯和夏普的视频会议上反复讨论他的想法。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也有一些计划付诸实施,但朗尼克和他的队员之间似乎缺乏协同配合。

TA提到,朗尼克在周五解释说,他进退两难的核心是罗纳尔多。而且当曼联聘请朗尼克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一个能控球的充满活力的中锋对朗尼克的战术体系很有帮助。37岁的C罗对自己的比赛有着清晰的想法,当球在他脚下或嗅出机会的时候,他就会活跃起来。

而曼联的教练组在对阵伯恩利的比赛中就讨论过让C罗替补的情况,索尔斯克亚和卡里克也做过类似的事情。朗尼克预判如果他也这么做,那将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最终C罗首发出场,以3-1战胜伯恩利,C罗进球。

而私下里,朗尼克也有理由的…伦瑟加盟的同一天,朗尼克告知球员们,他将在欧冠对阵年轻人的比赛中对球队进行大规模的轮换。C罗离开了卡灵顿,因为他可能会被排除在一场欧战的首发之外。他告诉队友他应该要么首发要么完全休息,因为在寒冷的板凳上坐3个小时对他来说是有害的。

而C罗在对阵布伦特福德第70分钟被换下时火爆反应证明了朗尼克的担忧,他曾考虑在下一场对阵西汉姆联的比赛中让C罗上场,但他认为,他火爆的情绪可能会对球队是一个激将法。

朗尼克最终在本赛季最重要的一场比赛中咬紧牙关,在曼联3月6日对阵曼城的比赛前几天,他告诉C罗他想改变战术,之后的几场比赛都是为了实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和博格巴作为双伪9的共存。c罗报告说他的臀屈肌出现了问题,并飞往葡萄牙,一些队友怀疑他不想经历在场下观看如此重要比赛的耻辱。

在曼联1-4败北后,有人对曼联的赛前准备进行了审查,而朗尼克私下里承认他在选择博格巴和费尔南德斯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

在朗尼克选择了激进的费尔南德斯-博格巴这一组合后,卡瓦尼告诉俱乐部医生他的身体不适。二月当曼联需要一个进球时,卡瓦尼对阵伯恩利时被换下,这似乎是他和朗尼克关系的关键时刻。

朗尼克似乎不像主教练,他要做的是频繁确认球员伤病的程度和原因,一些球员在赛季结束时也对彼此产生了同样的疑问。这一点也成为了马夏尔和朗尼克关系破裂的导火索,马夏尔在1月份曼联更换主教练时就已经想离开了。

在曼联对阵维拉的足总杯比赛前,马绍尔在训练中打入了一个“世界级”进球,并被安排上场比赛,但随后他抱怨自己犯了胃肠炎。马夏尔当时已经是第二次在比赛当天宣布自己不能上场,这让朗尼克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然后在对阵维拉的联赛前,朗尼克派弗莱彻去询问马夏尔是否可以上场,然后再确定他的首发。马夏尔说,他觉得自己上不了。朗尼克认为马夏尔是故意这么做的,并公开抨击马夏尔,双方彻底撕破脸。

一些消息来源认为,无论马夏尔的过失是什么,如果朗尼克真的去问一下的话,是可以避免这种冲突的。

朗尼克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坦率让吃瓜群众看的很爽,但球员们愈发不满。不仅仅是马夏尔,林加德也公开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总监莫塔夫给了林加德一个机会,表示他可以介入调停,并提醒朗尼克这样的谈话应该保密。

在曼联,问题如同打不完的地鼠一般不断冒了出来。

去年12月,当员工发现埃里克-拜利不在约定的地点时,俱乐部召回了他。曼联已经同意拜利提前离队备战非洲杯,但他被告知要回到卡灵顿。他不仅回来晚了,而且还受伤了,朗尼克当着所有球员的面“撕碎了他”。(Rangick tore into him in front of the squad. )

朗尼克认为一月份的转会操作可以解决相关的伤病问题,包括转入和转出。26人的臃肿阵容被认为是累赘,而马夏尔以及林加德这种摆明了不想留下的球员留在队内只会让其他人被带着一起开摆。

但朗尼克无法与即将离任的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或曼联谈判主管马特-贾奇会面,后者也将在转会窗口开启前离开俱乐部。他被重新介绍给了莫塔夫和弗莱彻,他们从未真正参与过关于签约的谈判。

在新年伊始弗莱彻就传达了曼联的信息,意思是说曼联老板格雷泽,阿诺德和莫塔夫认为一月份不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时机。阿诺德在接班期,而他认为在曼联本赛季的目标是争四的情况下,给一个临时主教练几千万资金是不恰当的。

在一月初的一次由引援主管史蒂夫-布朗领导的战略会议上,曼联阐明了自己的策略。讨论了长期目标,但没有作出任何决定,曼联近年来一直都说这么做的。

朗尼克又懵了,他对于曼联的态度感到困惑。

他在内部质疑曼联管理层为什么不提前引进一名防守中场来应对马蒂奇潜在的离队,他还质疑为什么在2020年夏天,约9000万英镑被花在了阿马德、佩利斯特里和范德贝克身上,而不是真的把钱花在刀刃上,买一个真正有水平的一线队主力。他想知道为什么很多球员都得到了丰厚的合同,而且被告知这些合同是对他们表现好的奖励。

弗莱彻不置可否,给朗尼克的回答是:“领导要求的。”,最终,这是伍德沃德和贾奇实施的策略,得到了乔尔-格雷泽的支持,以保护账面价值。

即使格林伍德被逮捕,曼联的立场也没有改变,这件事完全超出了朗尼克的控制,让他失去了一名重要的球员。

曼联内部的这场大戏在格林伍德被捕后来到了高潮,朗尼克没办法,他提到了朱利安-阿尔瓦雷斯、路易斯-迪亚斯和弗拉霍维奇。这三名球员都在冬窗改换门庭,而如果朗尼克知道格林伍德的下场,他是不会放马夏尔走的。朗尼克在截止日恳求曼联管理层动一动,但上头无动于衷。

多名消息人士表示,曼联的引援就是一台破烂老爷车,拉缸且迂腐,太多的东西制衡着真正的操作。

曼联内部则认为,冬窗紧急搞一个短期解决方法是不划算的,卖家会坐地起价,新主教练的预算也会更少。

卡灵顿内部的一些人认为朗尼克更关注的是曼联更广阔的未来前景,而不是球场上的短期成绩,这一点也和他是建队型主教练有所关系。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尝试引导他专注于教练工作,但作为体育总监和主教练,他觉得两个角色的任务不可能泾渭分明。

在朗尼克看来,曼联的成绩受到了由五位不同教练时期拼凑起来的支离破碎的阵容的影响。

但朗尼克还是跟球员们商量着来,在C罗的率领下,曼联内部的确进行了一次危机会议。但朗尼克对哈里-马奎尔作为队长没有参加讨论感到不舒服,并相对较早地结束了讨论。马奎尔这个队长地位岌岌可危,更衣室里到处都是质疑谁应该戴袖标的风言风语。

有人可能会说,一个经验更丰富的主教练会制定议程,而不是让大家七嘴八舌。但安切洛蒂在皇马战胜曼城的比赛中也咨询了资深球员的意见,所以可能的问题不在于会议本身,而是会议之后的决断能力。

今年2月对阵马德里竞技的欧冠16强淘汰赛,可以说是本赛季最重要的一场比赛,直到开球前几个小时,朗尼克还在考虑选择哪位球员担任右后卫。他的本能是选择达洛特,但其他人让他考虑万比萨卡。最终,朗尼克选择了林德洛夫,因为他更保险,也因为他和拉什福德的关系,这场辩论为赛前准备工作增添了戏剧性的色彩。

这种最后时刻才决定首发是朗尼克在曼联时期的特色和缩影,由于人员很不均衡,他在整个任期内都在努力调整阵型和人员配置,在不同的时间选择了4-2-2-2、4-3-3、4-2-3-1、4-2-4和4-4-2,然后在今年4月在安菲尔德选择了3-4-1-2。TA可以确认,朗尼克加盟之后一直想打3后卫,但瓦拉内的伤势让他在后防线的用人上捉襟见肘。

还有其他关于战术体系的痛苦的融合的例子,比如12月主场对阵伯恩利的比赛。在训练过程中,朗尼克尝试了4-2-2-2和4-2-3-1两种窄阵型,专门针对本-米进行高空的直传球。阿马斯和夏普已经对视频进行了分析,但没有考虑到米可能会错过一些头球。其他更熟悉英超联赛的工作人员有不同的想法,他们认为宽度是打开伯恩利防线的关键。朗尼克当晚改用4-4-2阵型,曼联以3:1获胜。

与此同时,对于技术总监来说,弗莱彻参与教练和比赛日是不寻常的,但这些都被视为特殊情况。这位38岁的名宿对曼联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正尝试在这个动荡的赛季中提供帮助。

弗莱彻在卡灵顿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一个问题就是球队的各项时间安排。相较于索尔斯克亚,朗尼克给球员更多的假期,所以工作人员—运动科学、理疗师等等—不确定到底什么时候需要他们。

弗莱彻也经常在一场特别糟糕的比赛后充当和事佬,比如输掉德比,以及在利物浦的比赛后让菲尔-琼斯冷静下来。

作为定位球教练的埃里克-拉姆齐,在索尔斯克亚麾下会安排固定时间的定位球训练。在挪威人被解雇后,随着卡里克、麦肯纳和马丁-珀特的离开,这意味着拉姆齐需要担任常规教练。

曼联和朗尼克希望这三名教练都留下来,莫塔夫在家里与麦肯纳谈判时提出了一份新的、更好的合同,试图留住他,但他已经和伊普斯维奇基本上达成协议了。一些消息来源认为,如果索尔斯克亚离开后,俱乐部能更积极主动一些的话,离开的教练可能会被说服留在曼联。

曼联认为朗尼克加盟是一件好事,让他们有时间为一位新任、长期主教练制定合适的接手流程,同时利用一位被认为是德国教练创新者的人的专业知识。

然而从竞技的角度来看,曼联又失败了。

莫塔夫主导的朗尼克的任命,虽然逻辑上的确符合相关的要求,但莫塔夫终于明白,现实是残酷的。还有一些人认为,如果莫塔夫早点介入朗尼克和球员的纷争,可能球队的氛围会好一些。然而,这个角色被赋予了弗莱彻,他被要求作为一线队和俱乐部决策者之间的桥梁。还有人认为,雇来朗尼克就是为了给球队打鸡血的,莫塔夫的职责是任命滕哈格。

当然,朗尼克至少开发了埃兰加,滕哈格可能会希望让这名瑞典边锋继续进步。

然而在朗尼克的半年任期里,关于哪些年轻球员可以因为训练申请而获得处子秀的讨论从来是若即若离的,他和青训方面的联系也很少。例如,一些内部人士质疑朗尼克在对阵利物浦的最后几分钟让汉尼拔上场,认为这没什么用,也没有给他展示的机会。

朗尼克不得不继续他一个人孤独的战斗,随着成绩越来越差,一些人认为朗尼克只能在发布会上找回场子了。就算烂成这样,他对于曼联的观点还是一针见血。值得一提的是,莫耶斯、范加尔、穆里尼奥和索尔斯克亚私下里都有同样的抱怨。

朗尼克敦促莫塔夫在转会市场上迅速行动起来,而聪明、高效的引援是俱乐部重新回到欧冠的首要因素。朗尼克无疑会和他的继任者谈谈,就像索尔斯克亚对他所做的那样。

朗尼克可能是曼联找到的又一面镜子,这面镜子上照出的一部分是朗尼克自己的阴暗裂缝,但其他关于曼联的,仍然值得一看。

The Athletic 记者Laurie Whitwell
(全文完。)



注: bbs.hopu.com

看下一条新闻: 朗尼克炮轰曼联两大转会错误:9000万签小妖,却没买马蒂奇接班人








关于本站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免责条款 | 联系我们



Pageview since
Server upgraded at 2004,1,10


会员个人照片展示

查看全部提交的照片


会员Redevil218629
提交的相片

我爱曼联

最新视频
最新图片
友情链接





(排名不分先后)
谢绝
非曼联相关网站
非SSL网站